bt365体育

|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三线往事 >> 综合 >> 访原六七一厂退休职工...

一对三线夫妇的往日轶事

——访原六七一厂退休职工杨天华、魏信夫妇

赵建政

 

  杨天华、魏信夫妇是原671厂退休职工,三线时期参加过该厂的筹备和生产建设。


    杨天华1936年生于四川忠县,1955年参军到东北,在0136防空工程兵部队挖了四年的防空洞,1959年就地转业分配到抚顺11厂工作。该厂隶属于抚顺矿务局,是专门生产民用爆破器材和炸药的化工厂,工作两年后,经人介绍认识现在的老伴魏信。


    魏信是河北献县人,1941年出生,十二岁随父母到辽宁,十六、七岁在五机部下面的一个军工厂参加工作,俩人的单位隔着一座山,她所在的单位是生产武器零部件的。


    “俺俩是1961年12月结的婚,当时啥都没买,也买不着,街上连个缸都买不到,在单位宿舍里,就一张床。”老伴魏信回忆着当年结婚时的情景。


    婚后幸福的生活温馨而短暂,1966年为支援三线建设,解决西南地区矿山开采和公路、铁路建设对火工品的需要,11厂工人设备一分为二搬迁贵州,南下人员不分男女,按工种切割,必须无条件听指挥,服从分配,有些家庭也被一分为二,杨天华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
    当时从辽宁坐火车到郑州,再转乘到沾益,沾益地势平阔,交通便利,有人提出把化工厂建在沾益,上报请示未获通过。最终确定在火烧铺上面选址修建化工厂,取名“天池农场”。


    “初来乍到,环境不熟,气候也不适应,天天下雨,非常湿潮,为了赶进度,下雨天也干活,大泥巴路,天天穿胶鞋,住的房子是用竹篱笆裹着一层油毛毡搭的,四面透风,男女各住一边。化工厂是煤炭部六十八处建的,来了之后先开路,挖山打石头,然后平场地,盖厂房,建宿舍修炕,解决生产生活问题,那时候工人和部队一起干,下雨天冷,怕感冒,就烧姜汤红糖水送到工地上给大家喝。”他清晰地记着建厂初期时的情景。


    1959 年杨天华(后排左一) 在部队和战友合影留念671建厂初期,职工们不怕苦,干劲很足,但是怕生病,当时只有盘县城里头有医院,既远又缺医少药,看病十分不方便。


    一天晚上,杨天华犯了胆囊炎,疼的实在受不了,厂里连夜安排车把他送到位于盘县老城的医院去治疗,由于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医院开不出药,只能住院等,他就在那儿干挨了好几天。


    尽管当时文化大革命闹得凶,但施工部队秩序好,生产建设一直没耽误,仅用了七个月的时间,就把主体厂房建造完成了。


    准备生产前,厂里从东北招了一批子弟工,杨天华负责对其中一部分人进行政审,借机回了趟抚顺看望一家老小。


    当时妻子一个人在东北,既带孩子,又上班,每天都要先把孩子送到父母那儿帮忙照顾,然后再坐车去上班,下班后还要去接,日子既忙碌又辛苦。


    面对眼前的情景和体会着妻子的艰辛和不易,杨天华坚定了要把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想法。


    1973年,经过和他人调换,终于把妻子调到671厂,全家人总算是团聚在一起。


    老伴调到化工厂后先后在配电室和包装车间工作。杨天华在201负责炸药生产。


    “201主要生产起爆药,用硝酸汞加水起反应,敏感性太强,气味很刺激,很危险,这工种要经培训考试才能上岗,气体对身体有伤害,工作容易得高血压,心脏病,癌症等职业病。” 杨天华回忆着自己在201岗位上的工作经历。


    老伴补充着说:“他在201岗位上得了一次黄疸性肝炎,自己一个人在bt365体育矿务局总医院住了五十多天的院,那时候交通不方便,想去看他,也去不了,想买苹果也买不着。”


    671化工厂最红火时建有职工食堂、招待所、医院、学校等,外来拉炸药的车和人得在厂里排队,招待所随时住满人。当时671化工厂属于bt365体育矿务局,炸药供应优先保障局内使用,外单位和外省的车辆要等一两天才能装上货,经常是这边才下生产线,那边就抢着装车。煤矿炮采炮掘的年代,炸药使用量非常大。


    由于外来人员多,食堂和招待所的生意特别好,杨天华被抽调到行政科,并被单位派往昆明学习糕点制作,成了一名专职面点师,直至退休。


    1983年671化工厂从bt365体育矿务局划归贵州省煤管局,1993年该厂搬清镇市,杨天华老俩口退休后就住在清镇。这些年每次来盘县,都要闺女陪着到671厂去转一转,看一看,那里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都倾注着他们的牵挂。


    671厂注定是一段远去的记忆,如今这里已成为胜境街道办事处的政府办公地,望着树木掩映下的厂区道路和建筑,他们夫妇二人仿佛回到了从前,为我们讲述着如织如歌的往日轶事。 

  • 上一条:没有记录了!
  • 下一条:难忘的1971